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麻辣串新闻 > 正文
关于我们

天津串哥炸串,好吃的永远就是炸串串

时间:2020/04/12 21:39:38 查看:

    以前我住在市中心的时候,这家店就开在楼下底商,因此常常去吃。第一次是机缘巧合,路过的时候整个人被店里飘出的香味缠绕住,感觉简直是水底的藤蔓抓住脚踝,让人迈不动步子。店面小小的,没有堂食,就一个窗口。窗户下面摆着一台巨大的冰箱,所有的炸物码放整齐,任人挑选。

    我问老板什么好吃,老板说:你闭着眼睛随便选,每一个都好吃。

    遂大笑,选了几种,果然惊为天人。

 


    以前住的近常常吃,后来搬得远了,也会创造机会来吃。炸串是真的好吃,每次有朋友来天津看我,有机会我都会带来吃串哥。但是老板为人潇洒不羁,并不是次次都有好运气碰到他开门。

    有时扑空,下次再见面问他:

    “上次来怎么没在啊?”

    “嗨呀!我去珠海玩了!”

 


    店主是老天津,说话总是那副混不吝的样子,店里永远只有他自己。不开分店、不接推广、不雇店员。有次我带做美食新媒体的朋友去店里,想拍点素材给他写篇公众号,他说不要,够忙的了。我觉得他可能也不在乎赚不赚钱,时不时地就关了店全国各地飞着玩儿。有的时候我想,总是这样关着店就跑了,少赚多少钱。后来我想,人要赚钱不就为了能随便安排自己的时间,能想去哪玩就去哪玩吗?那还说个屁,关了就关了,玩儿去。

 


    虽然不太在意店里生意,但是串哥对自己的手艺是很骄傲的。要是你去了喊他推荐些招牌给你,他是不推荐的,他觉得每个都好吃。他跟别家炸串确实不太一样。传统的天津炸串,号称“老味儿”,多半是裹了厚厚的面炸了,抹酱是番茄的面酱的,反正就是酸甜口。尤其是炸素串,里面是厚厚的豆皮卷,外面还要再裹面炸,一口咬下去感觉吃了一大口主食。就像天津传统的煎饼果子一样,饼里卷油条,这种主食卷主食的做法一度令我非常费解,在天津住了一年多才慢慢理解跟接受这种食物类型。

    相比之下,串哥的炸串不够“天津”,但是非常对我胃口。肉就是肉,从来不裹面,偶尔有一两种蘸面包糠的,也是用的雪花糠,吃起来格外的脆生生,完全不掩盖肉的口感。还有个特点,就是店里少有那种进货直接可以买到的成品串,这是偷懒的做法。冰箱里大部分类型的串都是他自己做的,各种鸡排鸡柳鸡胗里脊,串哥放下豪言:“你尝尝!这上校鸡块,我自己做的!保管比肯德基还好吃!比那个肉多!”光是鸡排就腌制了四种味道,还是不裹面,超大一个扔到油锅里去炸。最好吃的是豆皮卷,反正我没吃明白是怎么做的,外表看上去确实是豆皮的样子,但是咬下去的口感跟味道完全是吃肉。吃肉也就算了,定睛一看里面还有很细的粉丝、蔬菜碎,但是完全不散,是紧致弹牙的口感,再抹上特制的辣酱,筛上调料,刚炸出来又脆又香,好吃到炸裂。店里有个招牌叫“牛B烧饼”,我觉得特逗,这词算得上天津人的口头禅吧?没什么脏话的意思,倒是把老板的骄傲展现的淋漓尽致。其实是炸透的烧饼卷上两串刷好料的里脊,做好之后他会把烧饼怼到你的鼻尖儿底下,然后说:“别动!你就闻闻!香不香!”

    ……好像又说太多了。

 


    串哥嘴快又贫,去他的店里买东西,等他炸好的时间,他能絮絮叨叨跟你说完一大堆俏皮话。有时候夸自己的东西好吃,有时候夸你新做的头发好看,有时候说外面风太大,把你让到屋里站着等,看他手脚利索的把所有生食变成香喷喷的炸物,这期间手上嘴上都没闲着。我爱听他说话,有种天津人特有的洒脱气。

 



    今天去市里办事,结束之后想,要搬家了啊,走之前把别的地儿吃不到的食物再去尝尝吧,省的心里惦记。想来想去绕到了串哥门口。本来打算碰碰运气,结果看到他开着店,还穿那件标志性的马甲,瘦瘦高高的,站在冰箱后头招呼我。

    我想着是最后一次吃了,多点了好多样。点完了之后,他还是那个语调,嚯——,几个人吃啊?

    我说自己吃。他问我吃的完吗,我说没事,吃不完多吃几顿,下回不定什么时候能吃到了。

    “怎么的呢?”

    “我要走了,不在天津了。”

    “过年啊!几号放假啊?”

    “不是过年,搬家啦,以后都不在天津了。”

    “哟,去哪儿啊?”

    “去杭州。”

    “工作去啊?”

    “恩。”

 

    他沉吟一会儿,“杭州说好也好,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嘛。”

    我应和他:“是啊是啊。”

    他又问,“那边有朋友吗?”

    我想了想,说:“有几个。”

    他说:“那就好,那还好。”

    这一套快把我招呼哭了,他又变成那个骄傲潇洒的样子:“虽说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啊,但是我觉得下有珠海合适,珠海好,环境好,很好,上海都比不上。杭州也不错,就是压力太大。”

    “所以机会也多嘛。”

    “机会多啥,不多,马云哪里给你机会!”

    我笑,他又说:

    “好多人都下岗啦!现在的活儿都是机器人干啦!”

    “不过我可不怕!机器人会腌鸡排吗?!不行!还是得我,还是得靠脑子。”

    我又笑。

 

    他一边给我的豆皮卷刷酱一边说:“是得多吃点,外头可没有这个!我不开分店啊。”

    “恩,就是想着以后吃不着了,惦记着来一趟呢。”

    “哎哟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。”

    一连串又轻又快的谢谢含混着连读,特北方。

    然后他又开始给我讲外地一个姐姐想吃他的炸串,让他顺丰捎了四百多块钱的串去,光运费就185。天津人管女性无论大小都叫姐姐,第一个二声,第二个轻声,听起来亲切到有点轻浮。我揣度不好他口中这个姐姐是多大年纪,但是我怀疑她的状态可能会成为我日后的状态。

    他看我有些郁郁寡欢,又跟我说:“没事!你记着我电话!在杭州要是想吃,你给我打电话!我给你做!做好了寄过去,顺丰快,今天寄明天就到了!”

    我深受感动,一半是因为他的义气,一半是为了便民服务的进步。

 


    我点的东西都炸好了,他包好递给我,说祝我好,我谢过他走了。

    走了没两步,我又倒回去,他还是站在冰箱后面,一脸探究的看着我。

    我看了他一会儿说不出话来,两个人沉默了半分钟吧,然后我说:

    “本来想祝你生意兴隆的,后来想想你这儿够兴隆的了。”

    他还是很爽朗的笑,双手作了个拱手礼:

    “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。”

    又是一连串又轻又快又含糊的谢谢。

    末了他跟我说:“新年快乐。”

标签:
关于我们
更多>>联系我们

油炸串串调料配方网

联系人:创文网络
手 机:18866889999
地 址:创文网络工作室